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藏宝阁一语中特 > 大黑摩季 >

中国音乐就像中华料理 大黑摩季很为中国兴奋(图)

发布时间:2019-05-31 11:2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在10月16日北京马拉松比赛结束后举行的露天演唱会上,曾演唱过《灌篮高手》主题曲的日本摇滚天后大黑摩季出现,与杨坤等歌手一起登台演唱,为中国观众带来了不小的惊喜。

  对于索要签名的歌迷一律来者不拒的大黑摩季,还接受了本报记者提出的专访要求,全面谈论了她从出道至今经历的职业生涯和人生感悟。这位即使在日本国内也很少接受媒体采访的摇滚天后对记者说,自己是第二次来北京,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她曾为新专辑来北京录音。当问及她对中国音乐的看法时,大黑摩季兴奋地说:“对中

  国,我总会感受到什么,然后创作出属于中国的乐曲。‘还不是很了解’的中国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刺激和激励。”

  《新京报》:成为歌手的契机是什么?有没有特别让你崇敬的歌坛前辈或者喜欢的歌手?

  大黑:在北海道边打工边参加业余乐团的时候,在众多的面试中被(前制作公司BEING)看中,然后在经历了做后台合唱的一段训练之后,自己作的歌曲(首支单曲《StopMotion》)受到了认同然后就这样出道了。

  在我之前的每一位前辈都是一流的,努力与魅力并存,对他们每一个人我都十分的憧憬。

  喜欢的歌手都数不过来了,真要说的话,R&B的第一歌后艾瑞莎·弗兰克林(ArethaFranklin),还有同样拥有沙哑歌喉然后一直歌唱自己人生的詹尼斯·乔普林(JanisJoplin),还有可以作为拉丁美洲人代表的格劳瑞亚·伊斯特芳(GloriaEstefan),用从心底流溢的美丽歌声歌唱奔放的生存方式的瑞奇·李·琼斯(RickyLeeJones)都是我的偶像。男性则包括曾几次共演过的彼伯·布莱森(PeaboBryson)、斯汀(sting),还有可以说是我摇滚风格根源的斯蒂芬·泰勒(StevenTyler),最近的话,我蛮热衷于艾力克·班奈特(EricBenet)的。如果说到日本的歌手的话,当然是已故的天才歌手美空云雀。

  《新京报》:1999年暂时休息的原因是什么?在这段时间内,是怎样考虑自己接下来的计划的?当时对自己事业的想法和最开始有没有变化呢?

  大黑:活动休止是因为我在20岁生日的时候曾经决定:“在20岁的时候不论怎样一定要成功,要对一切不抱任何疑问就这样走下去,但是在30岁的生日到来时,要好好考虑之后的生活方式。”所以这个只是我履行了自己对自己的承诺。

  虽然在这个新旧飞速更替的日本音乐界中停住脚步的时候有稍许的不安,但是我想,既然我是从零开始走到现在,那么我一定可以再从零开始出发。我坚信只要是自己所祈求的东西就一定会实现,然后想着到底该怎么做?就这样为自己描画了不少蓝图。

  “想愉快地做音乐”、“想做好的音乐”、“想做一个只要心动就笔直走下去的自己”,就这样兜了一个圈子,最后我的心境和一开始的心境又重叠了。

  《新京报》:对中国的音乐文化了解吗?与日本的相比较,感觉有什么不同?有没有吸引自己的地方,对自己的音乐有影响吗?

  大黑:大概比起一般的卫星频道和介绍亚洲艺人的节目,电影等等这些的级别要高一点,了解得更加详细一些吧。

  我觉得中国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就好像不同地区的中华料理味道也会不同一样,对音乐的喜好在上海和北京等地区也是完全不同的,这一点我十分感兴趣。

  我个人是比较偏向摇滚的,不过基本上我对音乐的倾向性就好像自己在做料理时的倾向性。单一的曲风会在上海受到青睐,而多变的歌曲在北京备受推崇,我看到这样的情况会十分兴奋。对中国,我总会感受到什么,然后创作出属于中国的乐曲。不过除了历史之外,“还不是很了解”的中国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刺激和激励。

  在私生活中,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休闲或者活动来消磨时光?有没有什么特别热衷的事情?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大黑:工作中的自己,用我自己的话说(笑),就是个相当强势、细致谨慎到有些苛刻的“大姐大”。不过我在平时可是完全相反的(笑),平时都是不紧不慢的。

  因为我已经结婚了,所以我平时都是在做着家事的同时,腾出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是这样一个很普通的女性生活。

  我现在热衷于将3000张的CD收藏按照ABC的字母排列起来,我现在很努力地在做哦!

  我现在是属于工作家庭同时兼顾,无暇休息但是又希望在底线上给自己休息的机会。如果真有时间休息的话就是散步和读书,然后自己动手做衣服和椅子的罩子。虽然很忙,但是现在的生活是十分充实的。

  《新京报》:看过你的经历,觉得和《娜娜》很像,看过这部电影了吗?同为音乐人,闯荡东京,有什么特别一致的感受?

  大黑:我是在远远早于漫画拍成电影之前就看了单行本,然后感受到了强烈的共鸣,已经把《娜娜》全部读完了哦。看着这个我觉得自己的青春时代还真是很有意思,电影我一定会去看的。

  《新京报》:对安室、滨崎步、中岛美嘉、大冢爱这样的潮流女歌手怎么看?在日本流行音乐界,包装和音乐本身你觉得占多大比重?

  大黑:她们作为日本顶级的艺人,各自都有着独特的魅力,然后她们会不断挑战新的事物,是值得尊敬的。

  我基本上是个我行我素的人,所以很少跟人去比较什么,不过我有一个比较骄傲的地方就是,在我出来的时候,周围都是用清澈的、对世界充满纯爱的心唱歌的人,而在这些人之中,我作为一个书写女性真实心声、用严厉的歌声歌唱的歌手,在当时被别人说是绝对不可能走红、不可能被人接受的。但是,我认为如果没有我这样的女性歌手是绝对不行的,就算不讨好听众我也坚信自己,事实上我也成功了。

  那之后又出现了很多积极乐观的、有趣的女歌手,女性的流行音乐开始变得有趣,音乐上也走向了西洋音乐的奔放自由。而比起高扬的团队感,我更喜欢那种说朋克也好、说摇滚也好,总之向新世界冲刺的开拓精神,虽然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阻碍和否定,不过我认为,这一次的来访,一定可以成为一个联系日本和中国的音乐的契机。记者尚娜特约记者陈曦子(来源:新京报)

http://gotoaltay.com/daheimoji/16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