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藏宝阁一语中特 > 范广惠 >

说不尽的城隍庙

发布时间:2019-05-12 16:4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春节期间,京城多个历史景点处的庙会为节日增添了欢乐,这些庙会曾经承载的悠久历史和发生过的故事,则让人们在欢乐之外多了一份回味。

  明清时期,在寺庙场所举办庙会是老北京一道独特风景。在庙会上,传统小吃、日用百货、古玩字画、唱戏说书……品种繁多,应有尽有,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而且这些庙会不仅在春节期间会举办,甚至在每个月都有。以至于在明清时期的许多文学作品中,留下了庙会的诸多记载。只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不少庙会消失在岁月中。

  在这些消失的庙会中,不得不提的就是都城隍庙的庙会。明朝时期,每月初一、十五和二十五这三天,都会在这里举办庙会,它也是京城庙会的“祖师爷”。因为统治者们对“城隍爷”的推崇,后来北京城里又建起了其他几座城隍庙,而且在不同的城隍庙里,也有不同的习俗。

  时至今日,虽然城隍庙庙会没有了踪影,甚至有的城隍庙都已不再,但通过史料,人们还是能够一睹当时的盛况。

  如今提起城隍庙,一般是指位于西城区成方街路北33号的城隍庙。因古时此处有城隍庙,所以胡同也叫城隍街,昔日城隍庙庙会的举办地就是这条横贯东西的“城隍庙街”,后来这条街改名为成方街,沿用至今。

  最初,这座城隍庙准确的名字叫都城隍庙,“城隍”在历史上是以一座城市保护神的形象出现的,“都城隍庙”意思就是保卫都城。

  周朝时,国家每年都要在最后一个月(即腊月)祭祀八种和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神灵,八位神仙中的“水庸”,便是我们今日所说的城隍。到了宋代,城隍正式纳入国家祭祀的序列。元代则仿照宋代的做法,继续推崇对于城隍神的祭祀,并在新兴建的国都元大都的西南角,利用金代的一座庙宇旧基,修造了大都城隍庙,并封城隍神为“佑圣王”,并且这个封号在元朝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加封,至元朝末年,大都城隍神的最终封号为“护国孚化保宁弘仁广惠佑圣王”,达十三个字之多,这在以往的朝代中是绝无仅有的。也从侧面说明了元代统治者已把大都城隍神视为整个国家的“护国大神”。

  不过真正把城隍信仰推上巅峰的,还是明太祖朱元璋。他之所以对于城隍神如此尊崇,大致是有以下几个原因。其一源自于民间传说,讲的是明太祖在建立明王朝的过程中,曾多次得到了城隍神的护佑,因此在建国后出于“报恩”而提高了对于城隍的奉祀地位。其二便是由于明太祖出身寒微,在起义过程中深知人民群众的力量之大,因此提高各级城隍的地位,实际上就相当于在基层利用城隍神的影响,来加强对于民众思想的控制,以最终达到稳定社会的作用。无论哪种说法,其根本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能够长治久安。

  明代的城隍神,相当于各地的“阴司”地方官员,其管辖地界与各地的地方官大致相同。明太祖对于各级地方官员的管理非常严格,为了防止他们有贪赃枉法、滥用职权的行为,或是压榨百姓的做法,明朝规定无论府州县各级衙门,其官员在赴任时都要先行到当地的城隍庙斋宿一宿,在正式就职之前,还要先向城隍神祭告。各地的城隍庙的规模也要和地方府衙相当,其目的就是利用每一地设置的精神层面的“阴司长官”,来监督阳间的地方官,用明太祖自己的话说,那就是“朕立城隍神,使人知畏,人有所畏,则不敢妄为。”

  明太祖在南京首立大明朝的都城隍庙,不过这座城隍庙早已毁于太平天国运动的战火之中了。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后,便将原元大都城隍庙加以改建,形成了北京的都城隍庙。新改建的都城隍庙总体分为前部的“大威灵祠”(北京城隍神封号为“威灵公”)和后部的“寝祠”两个部分,总体上是按照“前朝后寝”的制度建造的。在威灵祠正殿内供奉有都城隍牌位,明中期改为塑像,使得城隍信仰进一步人格化,而且还雕刻了全国各省的十三位城隍神塑像作为威灵公的配祀在这里供奉。正殿两庑设置有模仿阴司的十八司,其目的,正是为了“人有所畏,则不敢妄为”。

  在这座都城隍庙中曾有石刻的“北平府”三个大字,见证了明朝初年北京从“大都”更名为“北平府”历史,不过这块石刻早已不知去向了。而都城隍庙在经历了光绪年间的大火之后,也基本上断了香火。直到最近金融街扩建,才使得都城隍庙的寝祠再次展现在世人面前。

  说起都城隍庙的庙会,那可是北京城所有庙会的“祖师爷”。在明代文人墨客的笔下,就有很多关于城隍庙庙会的记载。如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编》中曾写道:“城隍庙市在贯城以西,每月亦三日,陈设甚伙,人生日用所需,精粗必备。羁旅之客,但持阿堵入市,顷刻富有完美。以至书画古董真伪错陈,北人不能鉴别,往往为吴侬所得以贱值收之。其它剔红填漆旧物,自内廷阑出者,尤为精好。往时所索甚微,今则价十倍矣。至于窑器,最贵成化,次则宣德。杯盏之属,初不过数金,予儿时尚不知珍重,顷来京师,成窑酒杯,每对至博银百金,予为吐舌不能下,宣铜香炉所酬亦略同之。”

  这段文字资料向我们全面展示了当年城隍庙庙会的盛况。当年城隍庙开市的日子定为每月的初一、十五和二十五日三天,日常所需在庙市上几乎能够买到。即便是外地来客,只要身上有盘缠,去一趟庙市,都能够立刻能让自己“富有完美”。除了日常生活用品之外,还有古玩字画。沈德符也明确指出来,这些“古董”中也掺杂有仿制品,需要买家进行“鉴宝”。当时的北方人似乎不愿意劳神去一一鉴别,往往都是南方人能够辨其真伪,并且南方人用很低的价格将“正品”收为己有。

  庙市上的红漆器非常有市场,当时还不怎么值钱的漆器,其身价在几年间就涨到十倍之多,而御窑出品的瓷器,尤其是成化瓷器和宣德瓷器,都是市场上的大卖点。沈德符认为不值几个钱的成化窑酒杯,在当时已经卖到了“博银百金”的价格,这令他自己都感到“吐舌不能下”。宣德炉在当时也可以卖到和成化窑酒杯基本相同的价。

  同是明代成书的《燕都游览志》,对于城隍庙市的记载如下:“庙市者,以市于城西之都城隍庙而名也。西至庙,东至刑部街,亘三里许,大略与灯市同。其每月初一、十五、二十五开市,较灯市多一日耳。”在这份记录中可见,当时人们已经将西城的“城隍庙市”与东城的“灯市”相提并论了。同时这里面也点出了“庙市”的渊源,正是从“城隍庙市”而来。下转34版

http://gotoaltay.com/fanguanghui/10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